【APH同人】《寂》(迟到了不是一星半点的去死去死节露中贺文) 
虎年除夕王耀照常看了春晚,与往年不同的是这次他拉了港仔湾妹一起看,三个VIP座位——一排正中。
晚会结束后弟妹分别表示明天还有各自的庆祝活动所以要返家,一切皆如意料因此王耀也没有做挽留,只是挥挥手说那你们回去吃好喝好玩好。
一个人走回家,寻出预先准备的一千响,王耀返身一溜小跑又下了楼,开始例行公事——放鞭炮。他固执于每年这个时候都要顶着瑟瑟寒风放一回,对他来说这似乎像个仪式,如果不再继续,他会忘记自己是谁。
放完鞭炮王耀慢吞吞地走回家,打开门,里面是一室清冷。
他知道有些人一定会给他一个不能陪他的解释,而他,也找不出留下他们的理由。
如今代表团圆的节日只剩下形式,王耀不快乐但也不悲伤,几千年来若是连这样的变化都无法承受,他或许早就无法活到现在。

胡思乱想着,王耀走进卧室脱衣服掀被子睡觉。
大约是白天太疲累,不消一会儿他便熟睡,进入梦乡。
那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梦,梦里他的弟妹们和过去一样团聚在他身边,他亲自下厨,下饺子做年菜,小孩子们围着他看着食物流口水,直到王耀下了第一筷才争先恐后投入美食争抢大战。
吃完年夜饭王耀从怀里掏出红包挨个分发,笑着看他们欢天喜地。
分发完王耀惊讶地发现自己手里还剩余一份红包。怎么会?他已经老得连数也记不清了吗?怀着疑惑他倒扣红包,从红包里滚出——一只棕熊。
是的,一只棕熊,那只熊越变越大甚至大过王耀,接着就冲他扑过来不断用熊脸蹭着他的脸。
蹭着蹭着王耀觉得不太对劲,太有真实感了,他快透不过气来了,他——
睁开眼。

不是在做梦,真的不是在做梦。
一个银白色的大脑袋贴在自己的脑袋上,那上面长着紫罗兰的眼睛还有个大鼻子,看见王耀醒了便一个饿狼扑食跳上床。
“小~~~耀~~~”
活了几千年王耀也不是吃素的,一个鲤鱼打挺就下了床。
碰——
他看见大熊整个撞进床里,抬起头摸了摸自己撞得有些红肿的大鼻子,眼角还噙着些泪花,可怜兮兮地转头看向王耀。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进来的?!”
没等某熊开口,王耀就是一声怒喝。
床上的大熊转了转眼睛,展开个天真美好的笑颜。
“这个世界上没有能拦住露西亚的东西☆”
还☆!☆什么☆?!
王耀像是想到了什么,赶忙跑向自家门口。
果然,一块门板孤独地躺在地上,诉说着属于它的苍凉。
王耀慢慢地转头,看向跟着他来门口的伊万,用一个字表达了他现在的心情。
“操!”
然后,又用一个字表达了欲望。
“滚!”
伊万笑容不改,抬手举起他的水管。
“没事的小耀,我帮小耀再装上就是了~啊,小耀先准备一下出门,待会儿露西亚请小耀吃饭☆~”
边说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门口,用水管开始修理房门……
王耀静静地看着他,内心开始不断涌现吐槽。
水管也能用来修理的吗????!!!!!你以为你的水管是万用魔杖吗!!!!!????水管不是你的破坏工具吗????!!!!!还是说你跟某部漫画里的某刀疤男一样终于习得再炼成的奥义了吗!!!!!?????

修理的过程恕小生不才,暂且略过。(殴)

总之,待王耀穿戴整齐再次站在自家门前的二十分钟以后,可怜的门板重新实现了再就业,伊万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水,笑得越发灿烂。
“那么,之后小耀都是我的啦☆”
话音刚落王耀便感到脚下一空,接着整个人都被提起,抗在某人肩上。
什——么!!???
“你个死熊你想干嘛?!”
“刚才不是说了带小耀去吃饭么~”
“老子自己会吃不用你带!”
“啊哈哈哈小耀你起床好晚这下我们可以直接去吃晚饭啦☆”
“可恶啊你到底会不会说人话啊啊啊啊啊!!!”
伊万用了一个(自认为)潇洒的动作关上房门,扬长而去。
空气里只留下哀嚎的余音荡气回肠。

全——部的人都看见了!某人豪放地推开某餐厅的大门,扛着某人进去,像是搜寻猎物一般四处张望,服务员胆战心惊地挪过去,颤颤悠悠开了口。
“请问……”
“我预定了!”
伊万如得胜归来的英雄一般昂起头。

王耀的头就快低到桌子以下。
情侣专座。
来去的服务员脸上高深莫测又让人极想痛扁一顿的笑容。
我不想活了!——王耀内心如是说。

王耀没有参与点菜,现在的他一句话也不想说,深埋着头,偶尔瞄几眼周围环境。
是了,浓浓的斯拉夫风格,又是这里,但凡某熊来北/京一定是圈定这里,执着到令人感觉好笑。
餐前服务员端着托盘过来,里面躺着两枚卡片。
“这是情人节纪念卡片,预定情侣专座的两位请把名字签上。”
伊万快活地喊了声乌拉,看来是早有预谋,迅速拿过纸片,掏出笔一挥。
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布拉金斯基。
接着,一脸贼笑推过卡片,顺带把笔塞进王耀的右手。
太恶心了。
太恶心了。
太恶心了!
虽然他早就知道伊万是个脸皮厚到无边的花痴种子,但要、要他把两个人的名字签在一张情人节卡片上!他实在低估了斯拉夫熊的无耻程度!
王耀直视伊万,希望他能从自己的眼中看到鄙视。
伊万一脸笑容如桃花般盛开。
“小耀~要是不写的话露西亚就把着你的手来写哦~露西亚的中文不好不过小耀的名字还是会写的呀~”
“不用了!”
王耀扯过卡片不顾四周暧昧的窃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写完两次名字接着把笔和纸片一起抛给伊万。
伊万笑嘻嘻地接过卡片小心叠好,塞进自己大衣的内层口袋。

伊万今天的心情很好,不是小好,是大好。
一瓶一瓶的伏特加点上来,直到第四瓶,王耀终于按耐不住拍掉了伊万准备招来服务员点第五瓶的手。
已经来不及了。
伊万是如假包换的俄/罗/斯男人,区区四瓶伏特加就把他干掉是不可能的,他还能起身,他还能走路。
只不过走得不太直罢了。
于是后面的情景很容易想象,王耀半顶着伊万以防他走出人行道被车撞直接gameover——或者是那车gameover。一路上伊万大声地哼着歌,曲调是王耀熟悉的苏/联风格。路旁的行人纷纷向这一对行注目礼,心想着是什么男人这么烂喝醉了还要老婆架着回去。

好不容易一个人扯着某熊进了家门,拖进客房,解下大衣,正打算把他往床上一摔就关灯关门,只是没料到实行“摔”这个动作时忽略了这家伙正扯着自己的袖子,然后——
斯拉夫熊温香软玉在怀啦!

“小耀……露西亚……嗝……今天好高兴啊……”
屁话只要我还长着眼睛就看得出来。
“小……耀……嗝……你好……好软啊……嗝……”
天杀的老子是纯爷们儿啊啊啊啊啊!

伊万把王耀抱得更紧了些,仿佛是要把小个子按进自己的身体一般。

“现在……还能抱着……抱着小耀……嗝……真……好啊……”

“我……还以为……嗝……自己会死……好害怕……”

“可是……你看……我还是……活下来……嗝……活下来了……”

王耀的耳朵抵在伊万的左胸,静静倾听隔着厚厚衣料依然能寻到些微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

眼泪突然就弥漫开来。

什么东西在心脏里生根发芽,汲取着回忆的养料开出一朵寂寞花。


++++++++++++++++++++++++++++++


开头悲摧,中间胡扯,结尾又悲摧的诡异文。
不快乐也不悲伤,其实我喜欢这个调调。
如果国/家真是人的话,他们定是寂寞的。
在自己的利益还是别人的利益之间做选择,没有人会走向对自己不利的一方。
无论是亚细亚还是露西亚,你永远不能期望他们来雪中送炭,不在危难之中踩你一脚已是厚道。
而作为伊万也是一样,别期望小耀或者斯拉夫家族或者欧/洲众会把你当成家人,不过是各人自扫门前雪。
这是正确的,也是寂寞的。
所以短短一瞬间也好,如果能够贴近的话,能够听见互相心跳的话——
好好珍惜还可以触碰到对方的时间吧。

关于本文某些细节的解说:
某餐厅是我编出来的,请勿考证。
在情人节卡片上签名,就好像60年前苏熊和小耀在情人节签订的某条约,这是露熊重温回忆的美梦~(喂)
露熊说那个时候他快死了,不是某就快被写烂的1991,而是其后可怕的休/克/疗/法,露熊真的是休克过再活回来的。(摸摸)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fyrlian.blog126.fc2blog.us/tb.php/15-534e6c8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