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同人】《夏》(港耀)  
香/港记忆里最美好的画面,在许多年以前只是日常风景。
湾湾、本田、勇洙、还有他,大约只到大哥膝盖高的年纪,充斥生活的不是抢食物就是追打玩闹,玩累了便横七竖八地躺一地。
那时还是夏天,知了的声音嘈杂但不讨厌,包围着四个孩子一起沉沉陷入梦境。
中途翻身醒过来的香/港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和三个兄弟姐妹已排成了规矩的队型,身边是半卧的大哥拿着蒲扇,悠悠地对着几个孩子扇啊扇啊扇。
“小香,你醒了么?”
“嗯……嗯。”
“再睡一会儿也没关系,大家也还睡得很沉。”
“嗯……”
再次入梦。

分别对于小孩子来说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大家从一个起点出发,背靠着背各自迈向不同方向。
看着本田奋力背起武士刀头也不回地离开,香/港觉得这个弟弟一定会走上与他们都不相同的道路,只是那时他还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些什么,比起那些,他只是想着自己要长久的靠在大哥身边,和湾湾一起。
每个人的志向都有所不同,既然如此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稳稳地走下去就好。

后来……其实不是没有察觉到大哥的新伤加旧伤,据说,其中一些还是过去的某位兄弟造成。只是每次问起,大哥都会用过于夸张的表情做出“真是的小香多心了~”的遮掩态度。
既然如此,就顺着大哥的意思,不要做太多过问吧。
香/港那时已经长大,和兄弟姐妹们一样,虽然还未长到比大哥高。
即便如此,却仍然无法帮到大哥一点点,只能看着,看着而已。
或者,在湾湾无助地望上来时,握住她的手,回以安抚的眼神。
一定会没事的。
一定……会没事的。

亚瑟站到香/港面前的时候,他习惯性地望向大哥。
王耀低着头,凌乱的头发遮住表情,只是一味地重复着一个词。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的原因终于明了,面前盛气凌人的家伙骄傲地执着旗杆划下一条虚空的线。
“从此以后,香/港君的一切都交给我了,安心好了我会照顾他的。”
顿了顿,改换威胁的语气又加了一句。
“所以,你们最好记住这条线,永远都别跨过一步。”

那之后,香/港能做的事只剩下遥遥地看着一切。
连安慰也做不到了。
何况,连需要他安慰的人也坠落至同样境地。
被曾经相伴的弟弟。

大哥又是浑身遍体鳞伤。
大哥还在坚持。
有些人向大哥伸出了手。
大哥逐渐有了复仇的力量。
本田……终于得到了他该有的下场。
湾湾回家了。
大哥换上司了。
湾湾那里出了些问题。
大哥和露西亚结成同盟了。
他们吵架了。
大哥在做些什么呢?
大哥开始改变了。
另外一些事情……也慢慢地出现了改变。

香/港很想为记忆里的大哥做个总括,仔细想来却那么模糊,因为远远看着的时间长了,清晰的只是大概,他的声音和样貌却好像记不太清了。
我们分别得太久了。
这并不是最悲哀的事情。
香/港本身不太愿承认的部分开始悄然生长,生长于他心中隐蔽的角落,慢慢侵蚀周围,慢慢扩大。
——
其实就这样也不坏吧。
其实不在大哥身边也无所谓吧。
大哥能过的不错,我也是一样。
也许……我过的比大哥还好些?
那么……就这样吧。

这些想法,在王耀隔着界线,远远地对香/港伸出手说,“小香,我终于有办法把你接回来了!”之时,达到顶峰。
因为香/港听完这句话之后,既没有微笑也没有做出其它动作,只是愣愣看着王耀。
接着,他终于听见自己内心真实的声音了。
——
虽然一直想回家……过去也是被迫才分开……
但万一我回到大哥身边的话……有什么不好的改变该怎么办。
如果之前的成果随着回家全部消散该怎么办。
这些想法充满了胸臆,让他做不了任何反应。
时间长了连王耀也注意到了。
于是香/港看见他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伸来的手慢慢垂下,靠在身旁紧紧握成拳。
许久。
“小香。”
“大哥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大哥已经有能力保护你了。”
“所以……请再一次接受大哥吧。”

亚瑟终于低下了他曾经高昂的头颅。
接着便通知香/港他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只是临了依旧不忘丢给王耀一个讽刺的笑容,意思是你也就一头热而已。
王耀没有管这些,仍然欣喜地到处挂上牌子:离小香回家还有xx天,xx小时,xx分钟,xx秒。
听说连小学生的试卷上都出现了类似,“中/英签署了__________,双方达成一致,香/港将于1997年7月1日回归祖国。”的填空题。
接下来还有层出不穷的知识竞赛。
比起大哥的超常兴奋,香/港觉得在情绪上自己并不是那么配合。
高兴自然也有一部分,担心却无法跳过不顾。
改变总是可怕的,一百多年前是这样,现在或许也并没什么变化。

风雨交加的某个晚上,香/港听见敲门声。
打开门后看见的便是浑身湿透的王耀。
“大哥……!?进、进来吧……”
王耀微笑着摇摇头。
“不行啊,那个时候还没到所以我不能进来。”
将近半夜的时候冒着大雨跑来,不会仅仅是看看弟弟而已吧。
王耀依然淡淡地笑着,但那笑容看起来却让香/港觉得有些害怕。
雨水肆意打在王耀的脸上,滑下。
不、有些不一样。
他的眼睛里也渗出水珠,慢慢同雨水融成一体。
笑容依然没有变化,可他没有做出任何说明。
看着这样子连香/港也说不出话来。
然后………………
“小香,那个把你带回来的人不在了。”
“………………”
“是他把你带回我身边的……可是他却看不到了。”

王耀跑来哭着告诉他,促成他回家的那个人已永远离开的时候,香/港突然觉得很羡慕大哥。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一次都能和自己重要的人相遇。
当一个人,能被一个国家以真心相待,也是非常值得骄傲的存在。
对于大哥来说,即便到现在也能得到这样的关系。
能够为了失去一个朋友而哭泣,这份感情是如此质朴和单纯,然而对于国家来说,恰恰也是那么的珍贵与动人。
也许……一切并非香/港所想象的那样糟糕。
也许……可以去相信……去相信大哥所相信的那个人。
那个……大哥为他而哭的人。

临近回家,通电话的时候两人谈起关于什么叫做“50年不变”。
“所以,小香完全不用担心哦,大哥会为了小香做出正确决定的。”
“大哥,为什么偏偏是50年不变呢?如果50年以后呢?”
“嗯,那个人以前说过,50年都不变,50年以后也不会变。”
“那为什么不干脆说永远不变呢?”
“呵~小香啊~”
“嗯?”
“等到50年以后,变与不变就没那么重要了吧?”
“这是……?”
“那个时候……大家都会一样了……所以有些事情不再那么重要。”
香/港依然觉得不够明白,50年后大家都会一样么?

其实,有些东西真的并没有我们所认为的那样重要,只要学会努力,一定能把不同变为相同。
最重要的是能和你爱着的人们在一起。
仅仅是这样而已。

那一天终于到了。
面前坐着的自然是亚瑟和王耀。
一边是严肃僵硬不需细说,一边则是笑容满面遍地生花。
香/港看着米/字/旗缓缓落下……升起的是代表大哥的五/星/红/旗和代表自己的紫/荆/花/旗。
他想起的是很多年前……某个眉毛很粗的混蛋在自己的土地上拔下龙/旗插上米/字/旗,看到现在那家伙略带些霜打茄子意味的表情,那时的春风得意就像是谎话一般。
一百多年如同梦一场。
直到那个时候香/港才发觉,自己并不像原本以为的那样讨厌亚瑟。
他的确也为自己做了一些事情,虽然动机并不见得有多么高尚。
只不过……当年他是以强盗的面目踏上这片土地,永远无法改变。
所以,再选一次的话……
他还是会和大哥在一起。

“小香!我以前都没仔细看怎么你的眉毛粗了那么多!可恶那个眉毛混蛋真是做不出好事……”
“大哥这个也no problem的啦反正都一样看。”
“啊这个说话方式大哥我不记得有教过你啊啊啊……”
“诶这样子比较relax啦有什么关系。”
“…………………………”
自从回归以后王耀就变得经常来串门,说起的不是家长里短就是围绕香/港展开的这样那样。
说起来大哥从以前开始就是妈妈性格呢。
这样想着香/港的嘴角漏出难以察觉的笑意。
其实自己是喜欢这种感觉的吧……
曾经遥远得无法把握,然而一亲近立刻就能忆起的熟悉感觉。

“小香啊~”
“…………?”
“你觉得是大哥好还是亚瑟那混蛋好啊~?”
某次闲聊时王耀不知怎么提出这个问题,从句子里增加的状语本身还有面前大哥闪亮亮的眼神就可以大致判断,他想得到什么回答。
“那家伙还是有一点点优点的啦其实……”
“优点……?是说做饭难吃还是跟在他的hero弟弟身后惟其马首是瞻啊~?”
王耀依然维持着一百分的笑容,虽说面上有着无法忽略的阴影一大块。
“……………………”
下一秒童颜仙人又换了表情,眼泪晶莹剔透到可以映出香/港满额的黑线。
“小香~~~~~!!!!难道说你的意思是那混蛋比我好么QAQ小香哥哥我好伤心啊QAQ”
刚想安慰几句的香/港在下一个瞬间就被王耀的恐怖表情吓退。
“哼哼哼哼哼哼………………既然如此的话下次见面的时候就做些什么好了………………就是啊不做些什么不行呢…………………………”
大哥你是和那破水管混一起时间太长了么怎么连他那套都学来了!
香/港使劲按了按太阳穴,双手拍上王耀的肩膀严肃地说道。
“不是的,大佬最帅了,大佬我好崇拜你。”
阴暗表情瞬间回复到闪亮笑容。
“噢噢噢果然就是这样吧~~~!!小香你好有眼光~~~!!来来来大哥请你吃包~~~!!”
香/港抓着被硬是塞进嘴里的大包子,一边想着。
其实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亚瑟再怎么样,都无法跟大哥相比。

香/港终于发现自己原来比大哥都高了一点。
过去的记忆里都是仰望大哥,经过空白期之后,两人再好好站到一起时,这一点才被真正察觉。
有人说在欧洲的牛排滋养下特别能长个,但香/港能想起的有关亚瑟给他做过的东西……
那是位能把牛肉的属性完全抹杀掉变成不知名料理的超级蹩脚厨师。
跟着大哥品尝了几千年美食的香/港实在没办法装作喜欢那菜。
然后蹲在墙角失落着自己又被拒绝的厨师•亚瑟便成了常见的风景。
不管怎么说,长得比大哥高些绝对与什么食物增高论无关。

大哥虽然个子比他矮了……有些东西却还是没有变化。
某次会议之后香/港明白了这点。
大哥就算比弟弟矮,还是会从所有一切之中保护他重要的弟弟。
香/港没有资格参会,因此也只是看着。
看见王耀为自己据理力争的时候,香/港想起一句话。
“大哥已经有能力保护你了。”
大哥没有说谎。
他一定有办法的。
一定会没事的。
这次不再是安慰之辞。

又是仲夏。
过去是王耀带着四个小鬼,如今只剩香/港和他的亲亲大哥并排坐着吃冰。
“小香啊你喜欢巧克力味?我还是觉得香草味比较好呢。”
“据说上了年纪的old man比较喜欢香草味。”
“小香!不要拿这个讽刺哥哥!”
…………
不需要大起大落,不需要生离死别。
只是寻常琐事,便最美,最美。



++++++++++++++++++++++++++++++


应该是最后一篇港耀文。
一共也只写过两篇,如果写第一篇时我是天真,写这篇时我怀着希望,那么现在,近于绝望。
无论亚细亚五人之间是怎样的感情,总之到不了可以组成CP的程度。
较真的话,其实全世界都没有CP,但正因为血缘亲近,当发现这样的事实时,才更绝望。
我不喜欢单相思,不喜欢一头热。
比起爱别人,小耀更应该学会好好爱自己。
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能成为一家人,不分彼此,彼此不分。
然而即便有那一天,也一定已是我不再会拿起笔写APH之时。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fyrlian.blog126.fc2blog.us/tb.php/14-014ebc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