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同人】《Memory》(独伊) 
开例会的时候路德看见费里西不断把玩着自己的领带外加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他忍耐了又忍耐差点把握在手里的笔杆捏碎,好容易才忍到会议结束。
“那么,我就先失礼了。”
本田菊依旧秉持着一丝不乱的礼仪告辞,本来就空荡荡的会议室现在更是安静。
下一秒安静被打破。
“意/大/利!从刚才起你就在干什么!?”
费里西慢慢抬起状似白痴的脸,用着恍然大悟的口气说道。
“诶?德/意/志?怎么了?咦?本田呢?啊~会议结束了~好棒那我回去了哦~”
说着,慢慢脚步往门外飘。
“站住!”
路德一把抓住费里西的手。
“什么回去!你刚才在干什么回答我!”
被强制扳回来的费里西突然用很认真的表情望向路德。
“队长。”
“……什么?”
几乎从来没见过对方如此认真的表情,连一向大风大浪里过来的路德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很喜欢披萨哦。”
“……”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的脑回路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所以要冷静。
“首先这跟你会议开小差有关系吗其次这种废话根本不用说第二遍我早就知道了!”
“……可是……我也有比披萨更喜欢的东西哦……”
费里西的表情越发真挚,再加上都有点像告白的台词设计……
路德的脸上悄悄开始火烧。
“那是…………”
“啊哈哈哈!!当然是PASTA啦!队长也被我骗啦!”
“……………………………………难道说你刚才就在想这种没用的东西吗!!!!!!意/大/利!!!!!”
“怎么能说是无聊呢~~~PASTA很好吃哦~~~~下次德/意/志也来吃吃看嘛~~~~我会加土豆哦~~~好多好多土豆~~~嘿嘿~~~~”
费里西挂着一贯的笨蛋表情,转着圈就滑到了会议室门口。
“我先走啦~~~~”
说着低头打开会议室的门。
路德觉得自己似乎是眼花了,因为有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而已,有一丝阴郁划过费里西的侧脸。
下一秒,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烟消云散。
“果然是发生了什么吧。”
路德这样想着。



端着《如何挖掘意/大/利人内心的秘密》这本书,路德在书桌面前坐下。
“如果对方是平时经常发蠢的白痴乐天型,请翻至第11页。
如果对方看起来有心事又不肯告诉任何人,还用笑话遮掩,请翻至25页。
如果对方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请翻至58页。”
作为终点的58页上端端正正地写着。
“他,恋爱了,喜欢的人不是你。”
……………………
路德心中涌出吐槽无限。
完全感受不到一点点逻辑性!就这么肯定是“他”不是“她”!?凭什么就不可能是我!?
最后一行字出现在脑海里时路德开始觉得胃痛。
有一种自己想吐自己槽的冲动。



“嘛,不管怎么说,作为朋友(?)稍微去关心一下好了。”
一方面想撕书,另一方面却诡异的开始有点相信,连路德也不是很明白自己在想些什么了。



“呀~~~德/意/志~~~~~诶?该不是来抓我回去训练的吧!?啊我突然觉的肚子好痛,再……”
路德一把撑住眼看快关上的门。
“今天不是那种事,今天…………………………………………………………是来吃东西的。”
“诶?”



“我做的PASTA超好吃的哦~~~”
费里西笑嘻嘻地撑着脸,把路德看得浑身哪点都不太自在。
“啊……如果有烟熏火腿就好了。”
该死,连自己在说什么都控制不了了。
费里西有点惊讶,之后立刻笑起来说。
“想要吃的话下次带过来我来做哦~”
……真是的怎么今天的笑容这么灿烂难道说有什么好事吗!?
下一秒路德就开始想起某本书上的话。
他恋爱了。
这似乎也能算是好事的一种?
“我说意/大/利。”
“嗯?”
“你…………………………”
“什么?”
“啊、不是、没什么,那我不客气了。”
路德抄起叉子奋力地扑向面条。
在与PASTA搏斗的间隙里,路德眼角的余光掠过费里西。
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之前看到过的表情再次重现了。
可能是发现路德在看他,费里西立刻换上笑容,继续盯着路德看。
啧、怎么今天表现的跟个恋爱中的姑娘一样。
恋 爱 中 的 ,还姑娘。
路德的内心泪流满面,越发觉得自己该去看看医生或什么了。



“啊哈哈哈那队长明天再见啦~~~~”
“………………”
嘭————
路德开始抱头。
自己到底在搞个屁啊结果只是吃了一碗面不是吗!?
之前一直没意识到原来自己是这么失败失策失水准……
这种不是只要推开门吼一句“喂意/大/利你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小伙)了!?”不就好了吗!!
路德一步未挪地蹲在费里西家门旁的墙角直到不知哪个谁路过拍了他一下肩。
“你看上谁了!!!!!!?????”
“…………………………诶?”
惯性反应之后的结果是对着原本只是碰巧路过准备打个招呼就走的安东尼奥平白被狮子吼震慑到。
真是愚蠢到家了!



“原来是这个事嘛,我还以为是什么我帮你问就好了~~”
路德刚想说谢谢下一刻安东尼奥就用一种阴险夹杂调侃的表情靠上来。
“怎么样?小意如果喜欢的不是你是不是会很失落啊~?”
路德愣住,想要反驳却也说不出话来。
安东尼奥大笑起来,重重地拍了几下路德的肩膀。
“真是的年轻人不要这么阴暗的表情嘛~~~啊哈哈哈~~~~~”
笑完之后却收敛了表情。
“不过说真的路德,小意如果有喜欢的人也确实不太可能是你。”
路德的心跳漏了一拍。



“呀小意~~~”
“啊~~西/班/牙哥哥~~~~”
“小意你最近是不是恋爱啦啊哈哈哈~~”
躲在远处偷偷看着的路德几乎想撞墙,这个时侯他开始佩服起安东尼奥的脱线精神。
原本也是笑着的费里西却收敛了笑容,低头看着地。
于是连安东尼奥也沉默下来了。



“果然你是不可能的呀,路德,还是放弃吧。”
“………………我什么都没说吧你这是什么语气!!??”
安东尼奥用一种看怪物的表情看着路德,接着低头叹了一口气。
“小意太认死理,所以大概就算是你也没有办法。”



路德知道神/圣/罗/马。
在照片还没有出现的年代……那家伙的形象有时会通过画像保存下来。
也只是……一个小鬼而已。
在他被基尔伯特捡到认作弟弟之前……也许在他出生之前?
他记不清了,总之……
神/圣/罗/马已经不在了,他也从未和他打过照面。
对于路德来说,这个名字就只是这样的存在而已。
似乎对于费里西是不同的?
很久之前对费里西说最喜欢他的人……
——明明都消失了还有什么资格说喜欢。
路德觉得自己的思维开始走向一个诡异的路口。
连带着,心也开始一起痛了。



“意/大/利如果再量产白旗的话你就不要跟着我了。”
“呜哇哇哇不要丢下我德/意/志~~~”
费里西鼻涕眼泪地扑上来,使劲往路德衣服上蹭。
路德本想说真恶心然后一把甩掉费里西,听到他的话却忍不住楞了神。
不要丢下我。
不要丢下我。
请不要丢下我。
路德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想太多所以思维开始变得过分跳跃。
看惯了费里西卖可怜样子的自己应该毫不留情地甩手而去。
但是这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顿着动不了。
不要丢下我。



那晚的梦里路德好像看到了原本只存在于想象之中的神/圣/罗/马,还有小小的意/大/利。
与画像一致的身影。
神/圣/罗/马伸过手来,路德不自主地蹲下,然后,他牵着豆丁意/大/利的手,按在路德掌心。
“我已经回不来了……可是还有你在。”
“替我保护意/大/利。”
“如果做不到,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那之后的每天继续看着费里西傻笑,看着本田菊欲言又止,生活似乎没有一点改变……
不,好像是有的。
路德越来越弄不明白自己,费里西,神圣罗马到底是站在什么位置上的什么样的存在。
……现在不应该想这些的。
不应该不应该不应该。
“队长?”
“路德维希先生?”
等意识过来才发现,两人竟是用着担心的表情看着自己。
“路德维希先生,虽然很失礼……不过,最近您有什么烦心的事吗?”
“德/意/志……?要不要吃PASTA?心情很快会变好哦~~~”
…………
“啊哈哈哈!!!!我怎么会有事!!!!!继续继续!!!!!”
气势雄壮到对面的两人都被路德吓了一跳。
真糟糕……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



“队长!”
“干、干嘛?”
散会之后换作是费里西拉住路德。
“心情不好是做不好正事的哦~~~~~决定了!!!明天不工作!!!我们去郊游!!!!”
“…………………………不要随便乱决定啊啊啊啊!”



虽然这么说路德还是通知了本田菊明天放假,认真的日/本人回以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用很艰难的笑容回答道那么请好好放松一下但我还有些事情所以不奉陪了。
于是就变成了两人郊游。



说是郊游其实也没什么内容,只是两个人带着两箱食物带到某个风景点猛吃一下而已。
享用完美食后两人挨着斜靠在河岸旁的青草地上看日落,沉默一直持续到费里西开口。
“德/意/志~?”
“……嗯?”
“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
路德强忍住即答“是”的冲动,可仔细想来却也没什么别的回答可说。
“果然是这样啊我好伤心呜呼呼……其实我也不想拖德/意/志后腿的说……”
“你拖后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点我还承受得住。”
“………………德/意/志………………要是下次我再有事的话不来救援也可以哦。”
动作仿佛快于思考许多拍,路德撑起身体直接抓住费里西的手。
“不行。”
“诶?”
………………
“有个人告诉我……要保护你,绝对不允许放手……我……也是这么想的。”
连羞耻的梦也毫不在意地说出来了。
费里西愣愣地看着路德,接着笑容慢慢在脸上绽放。
“谢谢你,还有谢谢他。”



之后路德终于有勇气问了为什么费里西前几天闷闷不乐,对方这样回答。
“啊哈哈哈真是的被队长看出来了~其实哦~因为上次在沙漠里做的PASTA无论如何味道都和在家里做得差好多,该怎么改进呢~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哦~~~但是前几天试验成功了!下次做给德/意/志吃吧~~~我是不是很棒啊~~~~”
路德突然很后悔,为什么要做出开口询问这种蠢事。



“啊天快完全黑了~德/意/志我们快点回家吧~~~”
“啊、哦。”
费里西一把抓住路德的手,那个笑容搭配着那句话仿佛让路德一下抓住了某个问题的关键。
“一起回家吧,神/圣/罗/马~~~”



“呐,意/大/利。”
“嗯?怎么了队长?”
“我………………”




The Fin.




++++++++++++++++++++++++++++++


由于某些原因很久没更文,这篇也是旧文了,大约是去年夏天的成品。
过了差不多半年现在的心境也和当时有许多差别,那个时候我希望治愈别人,现在则希望得到治愈。
独伊不是最萌的CP,却是我认同度很高的CP,所以自然是HE。
当然,我的假设是,这是他们已经BE(神意)一回之后的HE~
如果有人看的话,下一回还有一篇旧文要更新,内容是港耀,有一些心得会放在那一篇里。
感谢收看~
 
依布 #-
 
这篇很治愈啊QAQ!呐呐好久没看F酱的APH文了好开心TUT!
fyrlian #-
Re: 没有输入标题 
> 这篇很治愈啊QAQ!呐呐好久没看F酱的APH文了好开心TUT!

我还并没有抛弃APH……只是等看过了半年新闻之后我对以前所爱的某些CP纷纷心灰意冷OTL
现在还留下的大约只有,普洪和露中,亚细亚金钱组什么的都消失在时间里……
搞不好风格也会变成很颓废OTL(喂)
依布 #-
 
唔……让三次元影响到二次元的爱真是遗憾呢TUT不过,俺还是觉得二三次元分分家比较好啦诶嘿嘿XD
fyrlian #-
Re: 没有输入标题 
> 唔……让三次元影响到二次元的爱真是遗憾呢TUT不过,俺还是觉得二三次元分分家比较好啦诶嘿嘿XD

但是像APH这种题材二次元的萌就是要靠三次元的推动撒……所以互相影响也是没办法的事=3=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fyrlian.blog126.fc2blog.us/tb.php/13-148ecc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