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見》(アンケート第二弹,斋千(冲)) 
“真的是,一生都无法胜过斋藤君呢。”

午夜梦回,忆起的竟是久违故人的声音。

侧眼看了看身边的人,依然安稳躺在自己的怀里,梦正香甜。

叹了口气,直直望向天花板,已无半点睡意。

继续阅读 »

《貴方と一緒に》(アンケート第一弹,冲千) 
“呐,千鹤,冲田学长又来找你了呦。”

千姬指了指门口。

“我没有听到我没有听到我没有听到……”

脑袋无力地倚靠在课桌上,千鹤低声开始了徒劳的自我催眠。

“呀~~~千鹤ちゃん~~~是需要像白雪姬那样唤醒你么?嘛,我倒是不介意~”

呼出的热气喷到脸颊上,不用睁眼看也知道声音的主人正在如何散发费洛蒙。

另一边,则是众女生可媲美穿心万箭的毒辣目光。

不知从哪儿听说过,目光也是有压力的。

因此……

好沉重好沉重……

这样的场景让千鹤无法继续装死,另一方面,也无法假装刚睡醒然后爽朗地回应“你来了啊哈哈”。

怎么办?!

“喂!这位同学!你是二年级的吧!在这里算是怎么回事!”

来自天堂的声音……

啊,其实只是班导再寻常不过的职责所在。

不过……

“真吵啊,打扰别人的恋路是会被马踢的哟,不管是老师还是别的什么都一样。”

静默……

之后……

“说的什么混账话!现在给我去学生课报道!你们两个真是太不像话了!”

千鹤的心情此刻只用三个字便可表达。

我想死。

或者还有。

冤枉啊。

继续阅读 »

《二人の秘密》(Akuto*Aki<-Kurato)【《无题》相关,Akuto视角】 
“你幸福吗?”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Akuto的耳边突然掠过这样一句话,回头张望,人群依然如往常般来往,声音可能的出处也早已湮没在泛泛之中。

若是以前的自己,大概会不屑地哼一句,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不幸”归罪于Kurato吧。

虽然不会说出口,可那些事已不再被沉重地压在心头。

当然,我可不是说原谅那家伙了。

略微有些别扭地这么想着。

脚上的步子并没有停下,依然往目的地走去。

仿佛是被吸引一般。

对了,就是那个地方。

远远看见店里洒出的灯光,仿佛把心也照亮似的。

因为那个地方有那个人在。

走到门口,把手伸向把手前,Akuto顿了顿,不自觉地理了几下头发,等注意到时,连自己都觉得好笑。

不久之前还觉得,所谓的恋爱,恋人,全部都只是谎言而已。

我什么都不需要。

由此,看到别人弥足深陷的时候只觉得愚蠢。

好吧,这可能是报应。

微微甩了甩头,赶走这些无谓的想法,Akuto计划好要说的话,便开门进去了。

继续阅读 »

《无题》(Akuto*Aki<-Kurato)【黑翼发售庆贺!】 
“所以说,现在和アキ交往的是我,你最好少打她的主意。”

面对专程来发表已重复过无数遍的独占宣言的弟弟,クラト·エスタ感到无力,非常。

“我也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对アキ完全就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从一开始,クラト就认定アキ对他来说,只是妹妹一样的存在。

虽然初会不是那么美好,可看到她伤心的时候,看到她难过的时候,看到她困扰的时候,会忍不住想要拉她一把。

在别人眼里或许这就是某种暗示,可クラト不这么认为。

从小养成照顾弟弟的习惯,一直存在的那一块突然被撕扯出空白后,难免空虚。

然后,某一天突然出现一位姑娘,可以让他顺理成章倾注他的好,这样不就够了么?

所以,当アクト拉着アキ到他面前,宣示所有权的时候,クラト并没有过激的反应。

只是,心跳漏跳一拍。

不过,クラト更愿意解释成,对于アキ的担心,以前那个小小的温顺的弟弟早不知道去了哪里,走过长长的时光隧道,出现在跟前的弟弟竟然变成了那样性格怪异的家伙。

アキ交给这样的家伙真的可以么,之类的。

只有这些吧。

至少,当时的クラト是这样想的。

继续阅读 »